En_希希希希寶

放开我妹妹

*哥哥视角

我妹妹最近很爱往我宿舍跑,说是很久没见面很想我,可是为什么我妹妹和队长四目相交?队长我跟你说啦,我妹妹不是谁都可以看的

自从某天晚上尤长靖跟我说我妹妹在和队长交往的事情之后

我整个绝望了,老天野!我妹妹美辣!队长你跟我说说,我妹妹到底喜欢你哪一点?

还有妹妹,我到底是不是妳哥哥什么事情都只和尤长靖说

妳酱紫我会很难过馁


偶省大院育儿记 38

Kingsley:


①ABO世界

②雷生子高能预警⚠

③O的心 海底针😳

④全垒打⚾



近来大院热闹不已。一下迎接三个新生命的降临,当孩子从医院抱回来时,在花园里陪儿子画画的丁泽仁相当大方的当场甩了三个红包。

社会鸡丁哥,人狠钱还多。


碰巧一块从政府大楼办完事出来,董又霖说着等下去前面便利店买个红包袋:“总得意思意思。”

王子异想着满月酒再给,后来思忖着人家说不定不办满月,小孩都抱回来不给也说不过去,就微信转了一块五给董又霖。

“给我带个红包袋。”

董又霖点开微信又退了五毛钱给他:“一块就够,我有会员。”

会员在手,应有尽有。是跟上海囡囡过日子的人了,精打细算很有夫妻相了。

秀的bro。



林彦俊最近睡眠质量不太好,说起来定义为甜蜜的烦恼。一个孩子太孤单,两个孩子是狂欢。到了半夜换尿布,一个一个轮着来。

眼下的乌青,王子异笑称看见了曾经当爸的自己,手忙脚乱睡不好,孩子稍微有点声音就跟触电一样弹起来,询问林彦俊这种滋味儿难以言喻吧。

养孩子真不容易,林彦俊忽然觉得父母好伟大,把那么一丁点大的小人儿养的如此高大,他和尤长靖的养育之路才刚刚开始,已然觉得路漫漫其修远兮。

尤长靖看着整理出来的一箱女宝宝小衣物,全数用不上了,尤其是有一双小手套上面还有两个兔耳朵,尤长靖抓在手里把玩一会儿,叹了口气:“去吧,都去送给韩家闺女吧。”

老话还是没错的,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。孩子出生前,以为是双胞胎女儿的林制霸横着走,孩子出生后,以为怀的是男孩生出来大喜过望是个女儿的韩沐伯成功属螃蟹。

难怪最近朱星杰安静如鸡,闭口不谈对孩子的期望,生怕立了flag。

忽然摇篮里睡得正香的林献燏小朋友突然哭了起来,这一哭成功吵醒了在旁边酣睡的弟弟林昭燏。哭的都此起彼伏仔细听还有和音,尤长靖坐到摇篮边摸摸孩子的尿不湿,干干的没弄脏啊。

可孩子就是哭的稀里哗啦,听到孩子哭声的林彦俊放下手中的芹菜,看见尤长靖要起来给孩子泡奶粉赶紧要他放下:“我来我来!你坐下!”

尤长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,自从他怀孕,一直都是林彦俊忙前忙后的伺候。

“彦俊。”

“嗯?”怕水太烫,还倒一点在手上试试体感温度,觉得合适才拿给孩子。

尤长靖弱弱的问:“不是女儿,你失望吗?……”

愣了一下,转过头有些诧异的望着自家老婆:“干嘛这么问啊?”

“我怕你失望……”

“傻子!”被尤长靖的话逗笑,林彦俊忽然明白了,一定是自己之前看见两个儿子的出生有些惊讶,让生产完的尤长靖有些敏感。林彦俊把奶瓶往桌上一摆,走过去捏着他肉肉的脸就吻住。

这一吻不要紧,主要是林彦俊太思念老婆的味道了,本想浅尝辄止结果控制不住把人往怀里抱就变成深吻。若不是孩子突然又哭了,吓得二人回过神,尤长靖立马拍他胸口:“孩子在呢!干嘛啊你!”

那么小的孩子懂什么,估计连人都没看清,纯粹是尤长靖的一个借口。林彦俊抵着他的额头,同他说:“我怎么会失望,两个孩子,多少人求不来的福气。”

尤长靖相信他,俩人在一起这么久,他说什么他都相信。猛地想起被林彦俊扔在一边的奶瓶便马上说他:“给孩子喂奶!你瞧你把奶瓶放在桌上!你做事能不能让人省点心!都把孩子饿坏了!”

抓起奶瓶的尤长靖就要去抱孩子,林彦俊站在身后望着尤长靖此刻充满母爱光辉的背影,方才还计较男孩女孩,现在又怪自己饿着儿子了。O的心,海底针。

看着尤长靖的背影,或许是生产完,O的激素在释放,皮肤都透着白皙,加之怀孕过程中把他养的极好,现在体态丰腴,看着不胖但是摸着很有手感。几个月了?从去年开始好像就没有了,林彦俊不由得挑了下眉。

孩子喝牛奶喝的很好,这让尤长靖很开心。突然背后的人搂腰抱住自己,下巴搁在肩窝处:“孩子吃饱了。”

“嗯!吃饱了!”

“孩子吃饱了。”掰过他的身子,林彦俊笑得宛如一只偷腥的狐狸,说的飘飘然:“我还饿着呢。”

“唔……”


鉴于尤长靖生产完还在恢复期,林彦俊只是把怀孕后期断了的吻给讨要回来,并且表示:“体力活记在账上了!”

一个小时后过来看望尤长靖的李英超责怪林彦俊,他还在月子怎么能弄辣椒给他吃呢!瞧他朋友尤长靖的嘴巴肿得!

李希侃正想抬手捂住说的一脸正直的李英超,这货到底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!看不出尤长靖绯红的脸颊却支支吾吾不说话的声色吗!李振洋是还没搞定李英超吗?

他搞什么?柏拉图式恋爱?




当天晚上,一则消息火速传遍大院微信群。

【踢爆!李振洋即将而立之年还没全垒打!是纯情还是有不为人知的隐情!】

“李英超过来让哥哥亲一个发到群里让他们这帮子家伙看看!洋哥一顶天立地的A!居然嘲讽!”

李振洋说的唧唧喳喳,好像要跟大院众人决一死战。李英超抱着小恐龙玩偶从懒人沙发里爬起来,踮脚跑到他的身旁,稍稍弯腰对着坐在沙发里拿着手机battle的李振洋的脸颊轻轻触碰。

“啵~”

李振洋抬头看向一脸纯真的李英超,李英超眨眨眼:“哥哥再等等。”

等我长大嫁给你。

“好。”

携相守,共白头。